本站简介   执业信条

 打着 借钱 的旗号,干着 受贿索贿 的勾当


一、法律依据

最高人民法院印发的《全国法院审理经济犯罪案件工作座谈会纪要》第(六)条规定:

以借款为名索取或者非法收受财物行为的认定。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以借为名向他人索取财物,或者非法收受财物为他人谋取利益的,应当认定为受贿。具体认定时,不能仅仅看是否有书面借款手续,应当根据以下因素综合判定:(1)有无正当、合理的借款事由;(2)款项的去向;(3)双方平时关系如何、有无经济往来;(4)出借方是否要求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其谋取利益;(5)借款后是否有归还的意思表示及行为;(6)是否有归还的能力;(7)未归还的原因;等等。

二、认定思路

认定此类案件时,应注意以下问题:

1、从审查双方主体之间的真实关系,看行贿受贿的客观基础。正常的民间借贷关系没有职务上的内在必然联系,双方主体之间除了情感上的依托关系外并不存在某种依赖关系,一般来讲双方结识时间长、交往多,互相了解、信任,关系融洽,有正当的书面手续。而借贷形式的行贿受贿则围绕着行贿人谋取的利益与受贿人利用职务便利而进行的权钱交易,这样双方主体之间必然存在某种特殊联系,这种联系,以职权为媒介表现为仅仅在工作关系上有一面之交,缺乏借贷关系赖以存在的信任基础,又没有任何借贷手续。

2、从审查借贷关系产生的时间、原因是否自然看与行贿之间的内在联系。借贷关系的成立没有时间上的限制,原因是真实自然的,它的形成完全取决于当事人之间的借贷契机,契机是以真实、合理、可信的事由而产生的,没有时间上的特定性,原因往往表现在一方经济括据需借钱,另一方经济宽裕,有能力出借。而借贷形式的行贿则不同,它具有时间上的限制性和原因上的虚假性。

3、从审查借贷双方的意愿上,看行贿的本质,民法上的借贷关系是一打当事人自愿将自己所有的金钱出借给对方当事人,对方当事人经过一定时间归还本金并支付一定数额利息或作礼仪性酬谢的民事法律行为。这种关系的确定完全出于双方当事人的自愿,是一种互助互济的行为,不附加与借贷无关的其他条件,一般借贷数额不大,时间较短,如果是大数额借款,洽淡时一定会明确还款时间,对拖欠时间较长,或逾期不归还的,出借人也会主动催还。

4、从审查借贷关系的产生是否给第三人带来损失,看行贿受贿的必然结果。合法的借贷关系是一种民事法律行为,它以不损害他人利益为前提条件,事实上,正常的民事借贷关系不存在损害第三人利益的情况,而借贷形式的行贿受贿是通过出借人的出借(行贿)和借入人的借款 ( 受贿)来实现不可告人的目的,这种行为的实现必然会给第三人带来损害,或者使企业经济利益受损或者扰乱国家的经济秩序,这些损失是因受贿人接受贿赂造成的,因而损失的产生与这种借贷有着直接的因果关系,也是行贿受贿的必然结果。

三、案例索引

江苏省丰县人民法院(2007)丰刑初字第158号刑事判决书。

公诉机关:江苏省丰县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陈爱喜。

基本案情:1999年4月至2006年9月间,被告人陈爱喜在担任丰县欢口镇中心卫生院院长期间,利用职务之便,在欢口医院采购药品、拨付基建工程款的过程中,多次收受和索取承接医院基建工程的常敬福、史先理及向医院推销药品的常战峰、马迎春人民币189600余元。其中被告人陈爱喜在向史先理拨付工程款时,以借款的名义向史先理索贿7万元;以和常战峰共同做医药生意的名义从常战峰处收受回扣63600元。

审判意见:被告人陈爱喜身为国家工作人员,利用担任欢口镇中心医院院长的职务便利,在医院的工程建设及医药购销中接受他人请托,为他人谋取利益,收受、索取他人贿赂款计18万余元,其行为已构成受贿罪,依法应予惩处。对于陈爱喜提出的2006年4月份及9月份是向其分别借款5万元及2万元的辩护观点,法院认为,陈爱喜在侦查机关的供述及史先理的证言均证实该两笔款项是史先理在领取工程款时,陈爱喜以借款的名义向史先理索要的,其只是假借款之名,行索贿之实,故对其观点不予采纳。

审判说理:关于被告人陈爱喜在向承包医院工程的建筑承包商史先理拨付工程款时向史先理“借” 70000元现金的行为能否认定为索贿的问题。

在审判实践中,经常会遇到行为人以借款之名索贿、受贿的情形,一旦事发,则以所谓“借贷(款)”,“借用”进行搪塞,掩盖其受贿行为。由于这种案件的行为人以“借”方的面貌出现,有其一定的狡诈性和复杂性,要作出“名为借贷,实为贿赂”的认定,应综合考虑以下几个方面:

1、分析“借贷”双方有无利益关系。以借为名收受贿赂的案件,一般双方当事人之间具有利益关系。所谓利益关系是指借贷双方相互有利可图。“贷”方有求于“借”方,能得到某种利益。“借”方则凭借在“贷”方没有主动行贿的情况下,为了防止事情败露能留有退路,因此不明确索要而采取“借”的方式索取对方的财物,以达到相互满足;同时,“贷”方考虑到“借”方能给其一定的实惠,不归还“贷”方也不会催要。有些“贷”方正着手准备行贿,又怕对方不接受,对“借”方主动提出借贷采取迎合的态度,一般来说,利益关系是当事人产生以借为名的受贿的犯意、动机的基础和必要条件,是办理这类案件应考虑的重要因素。

2、分析“借”的理由是否成立。首先,应当核算“借”方家庭经济的收支情况,看收支是否平衡,从而认定有无“借”的必要;其次,审查有无银行存款,一般说来,借方家庭有银行存款就不需向别人借款。如果存款数大于“借款”数额,或者从时间上看,相当数额存款在“借款”之后,显然这种“借”款是不正常的;第三,分析借款用途。应从两方面入手:一是看借款人借款的说法是否和实际用途符合。二是看当事人将“借款”是否用于非法活动,或用于可花可不花的费用支出,从而确认有无借钱的必要。

3、考察对所借款项有无归还意图。仔细审查“借贷”的具体情况,对于正确区分行为人的行为是一般的民事借贷,还是以借为名进行索贿。在实践中,应注意从以下几方面入手:第一,从“借款”时间上看,如果借贷时间较长,借方有能力偿还而故意拖延不偿还的,可以认定为无归还意图,有的借贷时间短,借方在主观上没有归还意图的。第二,从“借贷”数额和归还能力上看,如果数额巨大,“借”方家庭正当的经济来源不足以满足偿还需要的,可以视为无归还能力。这在一定程序上能够说明当事人没有归还意图或者起码对是否归还持放任态度。第三,从借款手续和帐目处理上看,应该有借款手续而没有借贷手续,或者借贷手续也是虚假的,贷方不敢或不愿追偿,这就可以认定借方具有不归还的故意。如果有借贷手续,就要看帐目上是否有反映,如果注明当事人借款挂在往来帐上,就不能认定;如果没有注明,而以假工资单、假发票等冲抵了这部分资金,这就较为清楚地说明企业已不要当事人还款,而当事人又没有明确提出还款的问题,这种情况就可以认定为有索贿的意图。

本案中,被告人陈爱喜即有索贿的故意,亦有索贿的行为。2006年4月份被告人陈爱喜在欢口医院要拨给史先理10万元工程款时,以其老表做生意需用钱为由,要从中借5万元。史先理明知被告人是向其索要,但为了将来能顺利结算剩余工程款而不得不违心将款“借”给被告人。而被告人陈爱喜为了掩盖其索贿的事实,让其妻弟充当其老表从史先理手中接过钱款,后又让其妻从妻弟处拿回这5万元作为其子留学费用。2006年9月份在拨付给史先理另外10万元工程款时,以其子上学需用钱为名,向史先理借款3万元,史先理对陈爱喜索贿是心知肚明的,就只给了2万元。被告人陈爱喜拿了2万元也并没用于其子上学,而是被其零花掉了。被告人陈爱喜第一次“借款”编造了其老表做生意的虚假借款理由,让其妻弟冒充其老表从史先理处拿走5万元,且精心选择了所谓“借款”的时间、交接款项的地点及方式;第二次编造了其子上学需用钱的借款理由。而且如此大笔款项,陈爱喜均没出具借条,亦没有将来还款的意思表示,明显不符常理。由此可以看出,被告人陈爱喜是利用其作为欢口医院院长的权利,抓住在拨付工程款时史先理有求于他的心理,假借款之名,行索贿之实,故,该7万元只能认定为系被告人陈爱喜向史先理索贿,而不能认定为借款。

编辑:大侠 | 六月雪法律网
本文网址:http://www.liuyuexue.net/532.html

转载须知:本站视所有未经授权的公开转载行为系恶意,我们不会采取“通知—删除”的软弱维权措施,而是直接运用各种无底线的技术手段对剽窃站点予以警告性制裁。确属善意、必要转载本文的,务必注明“六月雪法律网”字样及本文网址,并于转载当日以电子邮件的形式通知本站管理员大侠。换言之,履行通知义务、即获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