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简介   执业信条

 公职人员 优惠购房 可能涉嫌 交易型受贿罪


导读:《关于办理受贿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的出台,使交易型受贿这一新类型受贿行为受到刑法的规制。然而,在市场经济条件下,优惠让利也是一种正常而普遍的销售方式,作为消费者的国家工作人员同样可以砍价议价,要求得到实惠,不能将正常的议价行为一律认定为受贿。必须严格区分交易中的正常优惠和以交易形式受贿的界限。

具体案例资料可参见:最高人民法院主办的《刑事审判参考》2014年第2集(总第97集)第975号案例“胡伟富受贿案”,国家工作人员胡伟富以优惠价格购买商品房,其行为涉嫌以交易形式收受贿赂。想阅读详细资料,建议购买纸质图书,淘宝、当当、京东均有售。

“两高”2007年印发的《关于办理受贿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规定: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请托人谋取利益,以明显低于市场价格向请托人购买房屋等物品的,以受贿论处;受贿的数额按照交易时的市场价与实际支付价格的差额计算。

一、为什么基准价不能是房屋成本价

首先,以成本价为标准容易放纵犯罪。我国房地产市场处于变动状态,在很短的时间内,市场价往往是成本价的数倍,假如国家工作人员以普通公众所无法享受的折扣购得房产,如果不认定为受贿罪,不仅会放纵犯罪,而且违背公平原则。例如,涉案房产成本价为人民币30万元,市场价为80万元,被告人以35万元的价格购买,这种折扣是普通公众无法享受的。对这种行为,如果不认定为犯罪,无异于放纵犯罪的发生。

其次,如果基准价是成本价的话,无法解释下列现象:假如涉案房产是行贿人以80万元的价格购买,而后以35万元的价格销售给国家工作人员。根据这种观点,销售自有房产不构成犯罪,而销售购买的房产则构成犯罪,因为前者的成本是30万元,后者的成本是80万元。对同样是成本价30万元,市场价80万元,对国家工作人员的销售价35万元的行为,竟然得出截然相反的结论,这种观点显然存在问题。

二、基准价应当是市场价

确定受贿数额的基准价应当是国家工作人员收受贿赂时同类型房产的市场价,国家工作人员的购房价格严重低于该价格的,即可以认定为受贿罪。这需解决两个问题:一是如何确定市场价,二是如何确定“严重低于”。

市场价的确定标准应当是该房地产开发商销售同类房型的平均价格,可以通过调查销售明细表、调取销售合同来确定。《意见》也已明确规定,前款所列市场价格包括商品经营者事先设定的不针对特定人的最低优惠价格。

可以在确定标准的基础上浮动一定比例,同时参照销售方对普通公众给予的最低折扣,如给予国家工作人员的折扣严重低于这一标准,即可认定构成受贿罪。各地司法机关可以确定一定比例以明确“严重低于”的操作标准,如低于市场价20%的为“严重低于”等。

三、如何区分优惠购房与交易型受贿的界限

1、从受贿罪权钱交易的本质进行区分

交易型受贿具有受贿罪权钱交易的本质特征。在交易型受贿中,从形式上看,行贿人和受贿人双方存在一般市场交易行为,以金钱和物品的对价进行支付,通常包含打折、让利等优惠,但是上述优惠并不是一般商品买卖活动中为了促销而进行的正常销售手段,而是为了通过这种优惠换取国家工作人员手中的公权力。所谓市场交易只不过是权钱交易的幌子。

正常购房是不可能达到如此之高的优惠幅度的,唯一的解释就是因为买房人手中的公权力,对行贿方具有职务上的监管权力。买房人对此当然是心知肚明,因此,主观上具有利用职权,采用超过正常的最大优惠幅度购房、以交易方式占有购房差价款的故意。

2、从优惠价格的本质特征进行区分

《意见》规定,市场价格包括商品经营者事先设定的不针对特定人的最低优惠价格。因此,应当从是否“事先设定”和“不针对特定人”两个基本方面,结合案件实际来判断国家工作人员所享受的优惠价格是正常市场价格优惠还是交易型受贿。

“事先设定”是指在正常的市场优惠购房中,交易价格通常是由经营者预先设定的,事先确定折扣幅度,按照事先制定的程序进行销售和结算,而交易型受贿犯罪中的房产优惠价格往往具有较大的随机性和任意性,经营者会根据交易对象的具体情况来临时确定房产价格优惠幅度、结算方式等,因而难以事先确定优惠幅度。

“不针对特定人”是指在正常的市场优惠购房中,能够以优惠条件购买房产的人是不特定的多数人,所有愿意支付相关对价的人均可参与优惠购买房产。而在交易型受贿犯罪中,优惠房价仅针对国家工作人员等个别对象,社会上的不特定多数人是不可能享受到同等优惠的。

作者:不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