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简介   执业信条

 利用影响力受贿罪-诈骗罪 的区别


如果行为人收受贿赂后,并未为请托人谋取利益或者并未成功为请托人谋取利益,此时,行为人是构成诈骗罪还是利用影响力受贿罪呢?

案例四:小郑接受请托人贿赂案。小郑是交通厅长老郑的弟弟。商人刘某为承接某高速路工程贿送80万元给小郑让其帮助前期运作。小郑多次找老郑要求关照,老郑也表示在不违背原则的情况下可以适当关照,但要按规定招投标程序办。后该工程商人刘某并未中标。刘某报案称被骗。

问题:小郑的行为构成利用影响力受贿罪还是诈骗罪?

从虚构事实的角度看,案中小郑的确是老郑的亲弟弟,而且小郑也多次为商人刘某的事请求老郑关照,小郑并未虚构事实,其行为似乎不符合诈骗罪的犯罪构成。但从隐瞒真相的角度看,小郑虽然是老郑的亲弟弟,但在该案中对老郑并无实质影响力,老郑也未提供任何实质性帮助,小郑并未将“对老郑无实质性影响力”这一真相告诉商人刘某,有隐瞒真相的情况,小郑的行为似乎又有诈骗的成分。

类似案件中,如果行为人明知对国家工作人员无实质影响力、不能通过国家工作人员的职权行为为请托人谋利,仍然打着国家工作人员的旗号收受请托人财物,当然可以认定行为人构成诈骗罪。但问题的复杂性在于,许多时候,行为人虽然与国家工作人员存在亲密关系,但能否在某个请托事项中成功为请托人谋利是受多种因素影响的,行为人自己往往也不明知能否最终办成,甚至连与其关系密切的国家工作人员对于能否办成也无把握。这种情形下,要准确认定行为人收受请托人财物的行为究竟是诈骗还是利用影响力受贿,就变得十分困难。

有人认为,这种情况下,只要行为人收受了请托人财物,不管最终有没有成功为请托人谋利,均构成利用影响力受贿罪。成功为请托人谋利,则构成利用影响力受贿罪既遂,未成功为请托人谋利则属于犯罪未遂。对此看法,笔者恐难苟同。按我国刑法理论,受贿类犯罪既遂未遂标准不是有无成功为请托人谋利,而是有没有实际收受请托人财物。只要实际收受了请托人财物,不管有没有成功为请托人谋利,均是既遂。

有人认为,此类案件应该以结果定罪:如果小郑帮助商人刘某成功承接了工程,对小郑就定利用影响力受贿罪;如果小郑没有成功帮助商人刘某接到工程,对小郑就定诈骗罪。这种以结果定罪的思路同样难获认同。我国刑法定罪的基本理论是构成要件符合说,定此罪还是彼罪要看行为符合哪个罪的构成要件。结果只影响量刑、不影响定性。还有人认为,此类案件究竟是定诈骗罪还是利用影响力受贿罪,要看小郑的事后态度。如果小郑没有成功为请托人谋利、事后又拒不退还所收财物,则说明小郑有诈骗故意,其行为构成诈骗罪;如果小郑没有成功为请托人谋利、事后将所收款物退还给请托人,则小郑构成利用影响力受贿罪。退款行为可作为悔罪情节酌情从轻处罚。这种说法虽有一定道理,但这种以犯罪人事后表现为犯罪定性的思路同样是一种以结果定罪的思路。按我国刑法定罪理论,行为实施完毕犯罪的性质即已固定,事后的退还或恢复原状行为只影响量刑不影响案件的定性。类似情况究竟如何定罪,在实体法上是一个非常困难的问题。

本文截取自《“利用影响力受贿罪”适用法律过程中面临的六个难题》(作者:徐松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