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简介   执业信条

 利用影响力受贿罪-斡旋受贿行为有区别


一、基本区别

1、是否是独立的犯罪不同。斡旋受贿的行为,一律以受贿罪定罪,没有斡旋受贿罪的罪名。利用影响力受贿罪是独立的犯罪,有其独立的罪名。

2、犯罪主体不同。斡旋受贿犯罪的主体是国家工作人员;利用影响力受贿罪的主体是国家工作人员的近亲属或者其他与该国家工作人员关系密切的人。

3、利用的条件不同。斡旋受贿犯罪的主体必须是利用其本人职权或者地位形成的便利条件,通过其他国家工作人员的行为,为请托人谋取不正当利益;而利用影响力受贿罪的主体利用其与国家工作人员有近亲属或者其他密切关系这一条件,再通过该国家工作人员或其他国家工作人员的职务行为,为请托人谋取不正当利益,其利用的是基于密切关系而产生的条件。

二、“具有国家工作人员身份的人”能否成为利用影响力受贿罪的主体?

如果行为人兼具国家工作人员的身份,同时还是其他国家工作人员的关系密切人,那么行为人通过该国家工作人员职务上的行为,或者利用该国家工作人员职权或者地位形成的便利条件,通过其他国家工作人员职务上的行为,为请托人谋取不正当利益,索取或者收受请托人财物的,是构成《刑法》第388条的斡旋受贿罪,还是构成《刑法》第388条之一的利用影响力受贿罪?理论上存在两种不同的观点。

1、否定说认为,本罪的主体只能限于非国家工作人员,如果国家工作人员有本罪行为的,则应构成《刑法》第388条的斡旋型受贿罪。

2、肯定说认为,不论是国家工作人员的近亲属,还是其他关系密切的人,在概念的外延上都与国家工作人员存在交叉。在司法实践中,国家工作人员的近亲属或者关系密切的人具备国家工作人员身份的情况比较常见。公职人员在利用其非权力性影响力进行交易时,他就应当被作为普通人犯罪来看待。判断国家工作人员构成职务犯罪还是普通犯罪,关键在于判断行为人利用的是权力性影响力还是非权力性影响力。

3、我们认为,本罪打击的是“权力的影响力”与钱的交易,而不是“权力”直接与钱的交易。受贿罪保护的法益是国家工作人员职务行为的不可收买性,也可以说是国家工作人员职务行为与财物的不可交换性。而本罪的保护法益是国家工作人员“人情”或者关系与财物的不可交换性。也有论者认为是“影响力的不可收买性和不可滥用性”¨。因此,如果行为人(具有国家工作人员身份)只是利用“私人关系”对其他国家工作人员的影响,而不是本人“职权或地位形成的便利条件”,即行为人利用与身为国家工作人员的职权无关的“人情”,通过这种“人情”与其他国家工作人员的职权相交换,并从请托人处获取利益,那么就同样可能构成利用影响力受贿罪,而非(斡旋型)受贿罪。

部分内容摘自《利用影响力受贿罪若干疑难问题解析》(作者:单民、陈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