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简介   执业信条

 诈骗罪-盗窃罪 容易混淆,区别在哪里


 

在刑法理论上,盗窃罪与诈骗罪的本质区别在于,盗窃是在违背财物占有控制人的意思的情形下使占有发生转移,而诈骗罪是因财物占有控制人受骗发生认识上的错误并主动交付财物。在司法实践中,犯罪行为人会运用各种手段以实现犯罪目的。对于既有盗窃成分又有诈骗成分的具体案件在掌握了上述盗窃罪与诈骗罪本质区别的前提下,还要结合两个罪名犯罪构成要件中的各种因素,比如犯罪目的、犯罪对象,尤其是是犯罪的客观方面去判断。

一、诈骗为先行行为,盗窃为取财行为

此种案例的作案手段又可称为“先骗后偷”,是指在作案过程中,行为人先通过欺骗行为使得被害人放松警惕,或者对所占有的财物产生了占有的迟缓,再通过窃取的手段取得财物。在这种情形中,行为人实施了欺骗手段,被害人可能产生了错误认识,或者未产生错误认识但放松警惕,但是行为人仍是通过窃取手段取得财物的,构成盗窃罪。一般来说,在司法实践中以以下形式出现:

1.行为人通过虚构事实,使被害人对财物处于占有迟缓的状态,尔后进行盗窃的情形

谎称被害人的亲属遭遇横祸急需救治,使得被害人匆忙离家或离开所占有的财物,形成对财物的占有迟缓,行为人再实施盗窃行为。在这种案例中,行为人虽然实施了欺骗行为,被害人也产生了错误认识,但首先,行为人的取财的主要手段是盗窃,其次,被害人虽然产生错误认识,但错误认识与处分财物无关,被害人仍然对财物只是占有的迟缓,仍然有所有权,并没有将财物处分给行为人。因此使用此种手段进行的犯罪构成盗窃罪。又如,在商场内行为人假借手机没电向被害人借用手机,在接听手机的过程中又借口信号不好向室外走去,脱离被害人视线后趁机逃离的;行为人以购买服装名义试穿服装后趁被害人不注意逃离的,都属于先以欺骗的方法,使得被害人对财物的占有处于迟缓状态,进而进行盗窃。值得注意的是,这一系列的盗窃行为多数都在公共场所进行,行为人明知自己的行为在被害人的视线之下,甚至公共场所其他人的视线之下,仍蓄意为之,因此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秘密盗窃”,而是在违背财物占有人的意思的情形下,以平和的手段,对财物进行转移占有的窃取行为。

2.行为人通过欺骗手段,先使被害人麻痹大意疏于防备,再进行盗窃的情形

这种情形多发于行为人以盗窃为目的进行虚假交易,以交易之名使被害人疏于防备,从而进行掉包、抽芯,获取财物。例如,行为人假意向烟酒店老板购买十条中华香烟与十瓶茅台酒,在老板取酒的过程中,行为人迅速将柜台上的真烟换成已准备好的假烟,并将真烟放入手袋中,待行为完成后,又以钱款未带足为由取消了交易。在这种案例中,行为人对被害人进行了虚构事实的欺骗,(假装要购买烟酒、以假充真),实际上是为了使被害人对财物放松警惕,以此偷换香烟。而以假充真的行为是为了不引起怀疑,盗窃得手得以后顺利脱逃。因此行为人的取财行为是窃取真烟的行为,欺骗行为并未使得被害人错误认识而处分财物,因此此种行为构成盗窃罪。

又如两个以上行为人合伙,选定被害人后,一人假装路人与被害人均分拾得的财物,另一人假扮失主突然出现,要求对被害人返还财物并要求对被害人的钱包进行检查,在检查的过程中以假钞偷换被害人的真钞,或者窃取被害人的财物,此种行为也是常见的先通过欺骗行为使被害人产生贪小便宜的错误认识,而后放松了对自己财物的警惕,以复杂的情形分散被害人的注意力,从而趁机窃取被害人的财物。在此类案件中,首先,行为人取财的主要方式趁被害人不注意,以平和的手段迅速而秘密地将财物转移占有,属于窃取行为,其次,此类案件中的欺骗行为虽然也符合诈骗罪中的“虚构事实、隐瞒真相”,使行为人将自愿将钱包给行为人检查,但是,行为人交出钱包的目的并非是处分财物,而是为了证明清白摆脱困境。不存在诈骗罪中基于错误意思处分财物的情形。因此应认定为盗窃罪。

二、盗窃为取财行为,诈骗为掩饰行为的情形

通常是指,行为人盗窃得手后,为了顺利逃脱,通过欺骗不明真相的财物的所有人或管理人来掩饰盗窃行为。在作案时,行为人往往会通过欺骗行为来获得他人的信任,消除作案的障碍,而这种欺骗行为的对象通常不是财物的处分权人。比如行为人窃取电脑后,在走出被害人所居住的小区时被小区保安拦住盘问,行为人谎称自己是被害人的亲友,电脑是被害人赠与的,保安听信后放其通行的,被欺骗者并不具有处分财物的权限,行为人的欺骗行为虽然使其产生了错误的认识,但错误认识并非使受骗者处分了财物,只是使得行为人顺利完成了转移财物的转移。因而,此行为构成盗窃罪而非诈骗罪。

三、欺骗行为为取财行为,但受骗主体不符合诈骗罪构成要件的情形

是指虽然实施了虚构事实、隐瞒真相的欺骗行为,但因受骗主体不适格,不符合诈骗罪中受骗主体的条件,因此不构成诈骗罪的情形。

1.诈骗行为的对象为不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的情形

无民事行为能力人不能作为诈骗罪中的受骗主体,首先,在民法上没,无民事行为能力人没有处分财物的相应权限,处分财物的行为如果没有得到其法定代理人的追认,则为无效民事行为。其次,在刑法上,诈骗罪中要求被害人基于错误认识处分财物,无民事行为能力人不具备正常的、完全的认知能力,诈骗罪中的虚构事实隐瞒真相的欺诈行为不能够对无民事行为能力人实施。因此无民事行为人不能作为诈骗罪中的受骗人。使用虚构事实、隐瞒真相的方法欺骗无民事行为能力人使之处分财物的,实际上是以无民事行为人作为盗窃工具,侵害了其背后真正的财物处分人的财物权益,应构成盗窃罪。例如,在快餐店里,五岁的甲正在玩 Ipad,其母在柜台点餐,行为人乙拿出零食哄骗甲与其交换价值四千元的 Ipad,经甲同意后,乙顺利拿走 Ipad逃匿。在此案例中,甲并无处分财物的权利,也有完全的认知能力,真正的财物所有人为甲母,行为人乙实施的行为其实侵害了甲母的财物权益,乙以平和的手段违背甲母的意愿对财物进行了转移占有,因此乙的行为看似是诈骗行为,实际上则是盗窃罪。对于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而言,因其有一定的处分能力和认知能力,如果处分了与其年龄能力相适应的财物,应视为其有相应的处分权限,也就是说,用欺骗手段,使得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产生错误认识,从而产生错误认识,处分了相应财物的,也可能构成诈骗罪,而非一味定为盗窃罪。然而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的处分能力、认知能力的大小,应随着时代发展,与社会一般认可的水平相适应。

2.诈骗行为的对象是机器的情形

例如,行为人将一员硬币穿孔,系上细绳,在自动售货机上进行购物,如选择了标价为六元的咖啡,则将串好绳子的硬币放入投币口,待机器识别后再将硬币拉出,如此往复六次,以此取得自动售货机中的商品。在本案中,甲通过反复使用系绳子的硬币,使得自动售货机产生了甲已全额付货款的错误认识,从而自动交付了商品,那么甲是否构成诈骗罪呢?显然,机器本身不能被骗,甲的行为实际上是利用了自动售货机的程序漏洞,通过非暴力的手段转移了对商品的占有,本案的受害人是自动售货机的所有者或管理者。就像窃贼通过复制的钥匙开启被害人的防盗门行窃,显然不能认为是防盗门被复制的要是欺骗了,系绳子的硬币与复制的钥匙一样,只是盗窃的工具,行为人是通过盗窃工具进行了盗窃。再者,自动售货机等机器并没有人的自主的意识,它们的机械行为仅靠人设定的程序来进行,因此并不存在基于错误认识对财物进行的处分。基于此,表面上是利用种种手段对自动售货机、ATM 机等机器进行“欺骗”使其“处分”财物的行为,实际是通过盗窃工具对放置在机器内的财物进行盗窃的行为。

作者:刘玮 苏州大学刑法学硕士研究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