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简介   执业信条

 网络版权 维权难的原因


 

一、普通作者的维权成本太高

网络上多是普通作者。这些作者受关注度少,所获取的利益也少,经常被处在不被重视的地位。然而在法律面前,无论是知名作者还是普通作者,都是被保护的对象。网络上的普通作者,他们的作品未必都发表在可以获得报酬的地方,如个人博客、微博、论坛等。一旦发现侵权,这些作者即便对侵权的网站提出维权,也未必会受到多少重视。即便引起重视而进入法律程序获取赔偿,也产生了很多与现实脱节的问题。

根据《著作权法》第四十八条规定:侵犯著作权或者与著作权有关的权利的,侵权人应当按照权利人的实际损失给予赔偿;实际损失难以计算的,可以按照侵权人的违法所得给予赔偿。赔偿数额还应当包括权利人为制止侵权行为所支付的合理开支。权利人的实际损失或者侵权人的违法所得不能确定的,由人民法院根据侵权行为的情节,判决给予五十万元以下的赔偿。

普通作者的作品一旦发生侵权走向法院,权利人便会考虑维权成本问题。侵权人会千方百计来确定权利人的实际损失,这种实际损失在实践中并不高额,很可能按照社会上一般稿酬的倍数来计算。对于一些知名度并不大的作品来说更是没有多少。即便侵权人还赔付了维权的合理开支,也无法弥补权利人在通过法院维权的过程中所消耗的时间精力和人力。律师费大约1万元,加上公证费等其他费用,打一场维权官司需要一万三四千元钱,而且耗时长久。但赔偿金额通常是几千元,也就是说每打一个官司,作家自己要往里面贴五六千元钱。这对于普通作者来说,维权成本太高,往往会选择放弃。这种情况,即便是稍有名气的一些作者也是无法承受的。

二、考证网络原作者的难度太大

信息网络传播的迅速和海量有助于作者打响知名度,但是也产生了原作者不可考的问题。以近年最为火热的微博为例。正如前面调查问卷所示,由于微博的字数短小,其内容本身是否能够构成作品都让网络用户产生困扰,更不用提其作者身份问题了。微博的转载速度极快,转载量也极大,一篇受欢迎的微博作品很可能在短时间内就有上千次乃至上万次的点击量,而且会被多次转载。尽管有微博的“@”功能来表明最初的作者,然而其内容的转载并不会局限于原形式。转载者可以通过复制粘贴,将多个短小的段子汇集到一处,在别的网络载体发表。而善意引用者在看到该段子时候,很可能已经被转载很多次了。引用者一般情况下会直接使用该内容,因为其原作者有时候凭着自身能力确实难以查明。当发生侵权问题时,一个人突然跳出来说自己是该段子作者,其身份也不是一下就能确定的。而《著作权法实施条例》第十三条:作者身份不明的作品,由作品原件的所有人行使除署名权以外的著作权。作者身份确定后,由作者或其继承人行使著作权。

在这里就更加不实用。微博的载体是在网络服务器,而服务器上又有许多他人的信息,显然作为作品原件是不合适的,根本没法确定传统意义上的所有人。要进行证明的话,首先要做的,就是必须找到被侵权文字发表的最初网页,然后再通过一定的程序进行证明。而在经过了未知次数的阅读和转载后,这样的证明过程是很难实现的。在诉诸法院维权的时候,按照民事诉讼法的举证责任原则,原作者如果提不出有效的证据,则会面临败诉的风险。而为了140字去耗费精力,更没有人会去做了。

根据《著作权法》第四十六条第七款以及《著作权法实施条例》第十九条的规定引用者当然要注明引用作品出处并支付报酬。但是实际过程中,事前与微博段子原作者联系并支付报酬的行为少之又少。再看《著作权法实施条例》第二十三条:使用他人作品应当同著作权人订立许可使用合同,许可使用的权力是专有使用权的,应当采取出面形式,但是报社、期刊社刊登的作品除外。

善意引用者很难在自己的作品完成之前与原作者订立合同,因为信息的迅速传播,一个新的作品要产生时效性,需要快速地成型并及时的对外发表、演出。在原作者很难查证的情况下,引用者为了自己的作品取得良好的效果和效益,根本就无法多耗费精力寻找原作者,更别谈与原作者成功联系并支付报酬了。

因此,造成了当侵权问题发生时,无论是引用者还是原作者,都面临了取证困难的问题。

作者:胡赫 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