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简介   执业信条

 进入无人居住的投资性房产偷东西不属于入户盗窃


基于保护公民免遭潜在的生命和健康威胁以及维护公民住所的安宁与安全,刑法将入户盗窃行为的构成要件中取消了盗窃数额的限制规定。

在司法实践中,行为人进入无人居住的住宅内实施盗窃的案件逐渐增多。例如,有人购买住宅楼,并且添置了生活设施,仅仅在某个特定的时段(诸如夏季避暑)入住,其他时间该住宅处于无人状态。行为人进入前述住宅内盗窃的,是否构成“入户盗窃”?对此,有观点主张应以普通盗窃论处,理由是:“当犯罪嫌疑人入户盗窃财物时,如果户内无人,则其社会危害性与一般盗窃相仿:主要表现为对公民财产权的危害,而对公民人身权的危害程度明显减弱,仅表现为对隐私权和住宅不受侵犯权的侵害且程度较轻,而未对他人生命健康权这一最重要的人身权造成危害,因此应当视同一般盗窃情形处理。”在司法实践中,也往往认为这类行为对公民人身权的危害程度较轻,且未对他人生命健康权造成潜在危险,将这种盗窃行为按一般盗窃处理。

笔者认为,上述观点和做法值得商榷,成立“入户盗窃”不要求所侵入的“户”必须是一直有人居住或者行为时被害人处于“户”中。理由如下:

1、暂时无人居住的住所同样具有“户”的特征

司法解释将“入户盗窃”的“户”解释为家庭及其成员与外界相对隔离的生活场所。毫无疑问,住所是供家庭及其成员与外界相对隔离的场所,属于“户”的范围。公民暂时离开住所并不能改变“户”的性质。无论是有人居住的住所还是行为人作案时恰好无人居住的住所,只要具有“户”的生活性和封闭性特征,就应该得到法律的平等保护,而不能因为暂时无人居住而予以剥夺。

2、暂时无人居住的住所实施的盗窃,同样侵犯了公民的财产权和居住的安宁

将这类盗窃行为排除在“入户盗窃”之外,必然会削弱刑法预防犯罪的机能。

3、在行为人入户实施盗窃行为时,户内是否有人,并不影响“入户盗窃”的成立和认定

尽管立法机关出于保护公民财产安全和人身安全的考虑将“入户盗窃”作为盗窃罪的特别类型,但是这里的人身安全主要是借助于住宅安全所显示出来的公民日常生活的安全感。无论户内是否有人,对于公民的居住安宁的威胁并无多大差异,实际上,行为人在未经允许的情形下侵入他人住宅,本身就是对公民居住安宁的一种侵害。

因此,实施“入户盗窃”行为时户内是否有人,不应影响到“入户盗窃”行为的认定。

不过,对于行为人进入房主仅用于投资而根本不入住的住宅,因为不符合“供他人家庭生活之用”的条件,不能成立“入户盗窃”型盗窃罪,但是可能成立普通盗窃罪。

编辑:大侠 | 六月雪法律网
本文网址:http://www.liuyuexue.net/37.html

转载须知:本站视所有未经授权的公开转载行为系恶意,我们不会采取“通知—删除”的软弱维权措施,而是直接运用各种无底线的技术手段对剽窃站点予以警告性制裁。确属善意、必要转载本文的,务必注明“六月雪法律网”字样及本文网址,并于转载当日以电子邮件的形式通知本站管理员大侠。换言之,履行通知义务、即获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