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简介   执业信条

 无理上访、闹访、非正常越级访:敲诈勒索罪?寻衅滋事罪?


 

今天学习了曹波、肖中华合作的《以敲诈勒索罪规制信访行为的教义学批判》一文,感受如下:

由于体制、机制的一些弊端,在信访领域,确实存在“不闹不解决、小闹小解决、大闹大解决”的工作乱象。现实中,个别地方政府为了减少信访人数,把一些无理闹访的行为人当作犯罪嫌疑人,甚至以敲诈勒索罪追究刑责。

从犯罪构成的角度分析,信访群众绝不应该成为敲诈勒索罪打击的对象。对上访人科以刑责是对敲诈勒索罪的僵化理解和适用。

一、表面上看,有些信访行为貌似敲诈勒索

客观评价,一个地区信访量高居不下,一定程度上确实可以反证该地区公共管理工作存在薄弱环节。严厉的信访追责机制,对管理者更是一种无形的巨大压力。

有些信访群众也正是看到了这一点,进而选择通过“非正常上访”的手段给政府施加压力,目的主要是索取较大数额的钱款或经济利益。

从表面上看,在个别信访案件中,部分信访群众主观上确实存在非法占有的目的,客观上也有要挟政府索要财物的行为,貌似符合敲诈勒索罪的犯罪构成。

二、敲诈勒索罪的定义

敲诈勒索罪是指以非法占有为目的,以威胁或者要挟的办法,强索公私财物,数额较大或者多次敲诈勒索的行为。

敲诈勒索罪的行为模式表现为5个环节:

①行为人实施要挟(威胁)行为,②这种行为对财物所有人(含保管人)造成精神强制,③财物所有人产生畏惧心理,④财物所有人基于这种畏惧心理而做出处分财物的决定,⑤行为人实际获得财物。

三、信访行为不能定性为敲诈勒索罪的法理分析

1、信访行为不是对政府的威胁或要挟

信访是宪法赋予每位公民的权利,具有维权和监督的双重属性。通过信访反映自身诉求是一种合法手段,绝不能被评价为刑法意义上的威胁或要挟。这种监督手段确实会对政府机关造成一定的压力,但这种手段是合法的、正当的,政府机关也应当而且必须正确面对这种压力。

论文引述:“信访考核机制具有的赏优罚劣特性必然带来相应的压力, 该压力存在的目的不是逼迫政府无原则地满足信访人的不当要求, 而是强化有关部门及其工作人员处理信访事项的责任感和担当感,激励其依法、及时、妥善办理信访人提出的信访诉求, 提升信访工作的绩效, 以最大限度化解社会矛盾、促进社会和谐。”

2、政府是无法被威胁或要挟的,政府不具备可被精神强制的相关权利或权益

那种将信访视为威胁或要挟的观点,实际上是一种错误的政绩观在作祟,政府是国家事务的管理机关,客观上是不存在被自然人要挟或威胁的可能性。另外,政府以国家强制力为后盾,与自然人相比,政府居于绝对的强势地位,不存在被自然人威胁的可能性。

从行政法角度分析,政府行为是公权力的体现,政府作为机关法人,只能在法律规定和授权范围内依法行政,在法律意义上看,不存在政府被自然人实施精神强制的可能性。换言之,无论信访人采取的是正常上访,还是不正常的越级上访,政府只能依据法律和信访条例的规定,做出相应的处理决定,而不能突破法律和条例的规定。那种政府用钱换息访、花钱买平安的做法,是一种滥用职权的表现,这不仅于法无据,更会带坏社会风气。

四、个别打着信访旗号的索财行为如何定罪

现实中,确实存在一些无理闹访的情况,个别人员以信访为幌子,多次基于同一事实或者多次违反与政府签订的调解协议,以不满足要求就赴京非法为由向政府索取财物,这类行为虽然不是敲诈勒索罪,但却可能构成寻衅滋事罪,属于强拿硬要型寻衅滋事罪。

值得注意的是,如果信访人没有主动向政府索要财物,而是维稳单位或人员为了抚慰信访人而给信访人财物的,这种情况下,信访人不属于强拿硬要。

编辑:大侠 | 六月雪法律网
本文网址:http://www.liuyuexue.net/20161215.html

转载须知:本站视所有未经授权的公开转载行为系恶意,我们不会采取“通知—删除”的软弱维权措施,而是直接运用各种无底线的技术手段对剽窃站点予以警告性制裁。确属善意、必要转载本文的,务必注明“六月雪法律网”字样及本文网址,并于转载当日以电子邮件的形式通知本站管理员大侠。换言之,履行通知义务、即获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