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简介   执业信条

 从近年发生的几起医疗系统腐败案件,看医疗领域职务犯罪的特点及作案形式


 

引语

想必大家都听过“葛兰素史克商业贿赂案”,这是2013年7月爆出的一个医疗行业的特大腐败案件。涉及此事件的主要厂家葛兰素史克,利用贿赂手段谋求不正当的竞争环境,导致药品行业价格不断上涨。

可以说,这个案件彻底拉开了药品、医疗器械采购领域的黑幕,也刺痛了国人的神经。一时间,舆论哗然,药企、医院、医生成为众矢之的。舆论普遍认为,医疗工作人员的腐败很大程度上成为“看病难、看病贵”的背后推手,这侵害了患者的切身利益,恶化了本来就十分紧张的医患关系,更扰乱了医疗管理的正常秩序。

“葛兰素史克商业贿赂案”的余波还没有完全平息。最近,“双百”院长王天朝在网上又火了起来。王天朝是云南省第一人民医院院长,为什么被称为“双百”院长呢?这缘于最高检的一次通报。今年4月27日,最高检通报称:2005年至2014年期间,王天朝利用职务便利,为他人在医院基础工程建设、医疗设备采购、医生岗位调整等方面谋取利益,多次收受他人财物,共计现金人民币3500万元以及100套房产和100个停车位。

这个案件曝光后,网上骂声遍野,舆论又出现了“仇医、恨医”的一边倒态势……

紧接着,5月10日,陕西省咸阳市检察院又通报称:查办了一起医疗系统腐败大案,有3个市的6家公办医院负责人涉案,其中包括8名正副院长和4名科室负责人。

近年来,医疗系统屡现腐败大案,仅鞍山检察院反贪局就相继查处了医疗系统的3名厅级干部,分别是正厅级干部、原辽宁医学院党委书记张某,副厅级干部、原辽宁医学院副院长罗某,以及副厅级干部、原辽宁医学院附属第三医院院长梁某。另外,去年,正处级干部、原鞍山市中心医院党委书记王某受贿一案,也是鞍山检察院反贪局负责侦办的。

从全国范围来看,自2014年以来,全国已有近200起医疗器械和设备采购相关案件宣判。

大家不禁要问:医疗系统是怎么了?白衣天使的形象什么时候跟腐败扯上了关系?为什么国家对医疗领域的反腐力度如此之大?答案只有一个:医疗领域的腐败形势太严峻了,已经到了“不打击不行、非打击不可”的地步。

医疗腐败案件的发案特点

1、从涉嫌罪名看,以受贿罪居多。近年来,鞍山地区检察机关查办了一批医疗系统职务犯罪案件,共立案15件27人,涉案总金额3500多万元。其中,绝大部分是受贿罪,部分人员同时被判处贪污罪。可以说,受贿罪是医疗领域职务犯罪中的多发罪、常见罪。如果受贿人属于公立医院中具有干部身份的公职人员,其涉嫌的罪名就是受贿罪。当然,如果受贿人只是普通医生,没有干部身份,其涉嫌的罪名就是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

2、持续时间大多较长。购销双方一旦相互勾结,在共同利益的驱使下,其犯罪行为绝不会是一次两次,而是长期合作。

原贵州省赫章县人民医院院长吴某,利用其担任院长的职务便利,在长达16年的院长生涯里,多次收受药品经销商、医疗器械供应商的贿赂款共计人民币86万元,被判有期徒刑十年半。

3、犯罪形态上往往呈现出链条式腐败。特别是在药品、医疗器械采购过程中,行为人感觉作案手段很隐蔽,其实犯罪痕迹往往很明显。只要有一个环节出问题,往往是“拔出萝卜带出泥”。

2013年福建漳州的医疗腐败案中,漳州市1088名医务人员、133名行政管理人员、二级以上医院全部涉案。

4、发案岗位较多。可以说,只要在药品、医疗器械采购中能起一定作用的岗位人员,都是药企商业贿赂行为“进攻”的对象,涉及医院领导班子成员、医生、药房保管、财务会计、科室主任等。

5、表面上看起来作案隐蔽性强。从医生角度看,很多被查处的医生,感觉医药代表都是主动送上门来的,自己与医药代表也是单线联系,而兑现“回扣”的过程也都是在非公众场所、非工作时间、以现金方式进行的。这看起来似乎天衣无缝,实则不然。

在2012年,我市立山区检察院查处的鞍山市精神康复医院副院长刘某及多名科室负责人的腐败窝案中,涉及商业贿赂的药品销售企业,医药代表送出去的每一笔“回扣”都以“活动经费”的形式记录在企业账目上。

医疗领域贿赂案件的主要作案手段和形式

1、药品、医疗器械采购环节的权钱交易

一方面药企数量比较多,药品同质化比较明显,很多药企为了提高销售量不惜付出高额回扣,巨大的诱惑使得一些药品采购人员难以克制。另一方面医疗设备特别是大型仪器,由于购销频率低、获利幅度大,竞争非常激烈,但是由于管理制度不够健全,医疗单位在选择购买时具有较大的自主性和灵活性,使得大型医疗设备购销活动成为职务犯罪的易发风险点。

个别经营者为了占领市场或获取高额利润,不惜铤而走险,采用贿赂的办法来促成交易的实现。在医药领域,给医药系统相关人员一定的回扣几乎已经成为人尽皆知的事实。行贿人将其当成一种“投资”,送得“明目张胆”;受贿人认为其是一种“回报”,拿得“心安理得”,进而发展成所谓的行业潜规则。

2、医生贩卖“处方权”

与医院领导不同,医生在药品、医疗器械采购方面没有决策权。但在医药代表眼中,有“处方权”的医生却又极高的“利用价值”,每个医生都是一个药品推销员。

浙江省人民医院康复医学科主任邱某利用开处方的职务便利,收受药品回扣费24万余元,12月4日下午,他被杭州市下城区人民法院以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一审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半。

更有甚者,在山东东营市某医院,医药代表为了促进药品销售,竟然组织了一个专门推销药品的“处方医师团队”,为了实时掌握每个医生的“走药量”,该医药代表“买通”医院信息部门工作人员,随时查看每个医生的开单药品数量,而这些信息被医疗代表用作与医生结算“回扣”的依据。

3、骗取“新农合”补贴款

医院利用“新农合”制度管理上的漏洞,单独或者串通患者,借用“新农合”病人的相关证件,虚开费用,或者病人出院后,仍以该病人的名义续写病历和药单,或者小病改为大病,更有甚者,通过伪造病历、虚构手术事实的方式,骗取医疗补助。

编辑:大侠 | 六月雪法律网
本文网址:http://www.liuyuexue.net/159.html

转载须知:本站视所有未经授权的公开转载行为系恶意,我们不会采取“通知—删除”的软弱维权措施,而是直接运用各种无底线的技术手段对剽窃站点予以警告性制裁。确属善意、必要转载本文的,务必注明“六月雪法律网”字样及本文网址,并于转载当日以电子邮件的形式通知本站管理员大侠。换言之,履行通知义务、即获授权。